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头条

美国邪教研究专家对话法轮功天安门自焚幸存者

发布日期:2013年11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许强
【字体大小:

  编者按:2011年1月5日,美国著名邪教专家瑞克·罗斯(Rick Ross)在“邪教新闻”网站上发表文章,报道了他对天安门自焚事件的两名幸存者郝惠君和陈果的专访,用文字及图片真实地记录了她们的现状以及她们反对法轮功邪教的心声。

  12月份我在中国深圳参加了由上海社会科学院主办的膜拜团体国际研究论坛。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与会并发表了论文。

  这些发表的论文对破坏性邪教的演化、一些邪教成员的个性特征、邪教与社会的相互作用以及形形色色的邪教方法论进行了详细的论述。我的论文题目是《邪教的“戒除”:对干预过程的考察》。

  研讨会结束之后,我获得了亲自对中国前邪教成员独家访问的机会。

  我所采访的两名女子曾积极参与过法轮功。

  李洪志于1992年在中国创建了法轮功,现在他居住在美国。

  1999年,中国宣布法轮功是邪教,并正式予以取缔。2001年1月23日农历除夕所发生的一个恐怖事件更有力的支持了这一观点。那天,一个由7名法轮功练习者构成的小组在天安门广场自焚。

  一名12岁的女孩和她的母亲死亡。一名叫王进东的中年男子严重烧伤被送入医院。刘葆荣女士被证实未点火,因为在最后一刻,她最终决定不自焚。刘云芳先生虽然也没有受伤,但作为这起自焚事件的组织者而被判入狱。剩余两人因伤势严重被送进医院,她们就是我所见的那两名女子,郝惠君女士和她的女儿陈果。

  中国以及西方媒体如路透社都已对这场惨剧进行了报道。我读过新闻报道,也看过由法轮功练习者经营的“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视频。

  法轮功起初否认那些企图自杀的人是法轮功练习者。

  不久,法轮功发布了一个荒诞的阴谋论,暗示这场惨剧是由中国政府导演、用以诋毁该组织及其领导人的。

  法轮功选择了试图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而不承认正是由于它激烈的反政府言论才促成了这场惨剧。李洪志及其信徒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在我要求见见这两名女幸存者之后,我被告知,研讨会结束后可以进行一次会面。

  前法轮功练习者郝惠君及她的女儿陈果在开封居住,那里离河南省会郑州很近。在宋朝,开封曾是中国的首都,并且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现在,它拥有80万人口。

  这两名女子在一家政府的福利院过着简朴的生活。她们住在一套简单的一居室公寓里,包括一个私人用的卫生间和一大块带有厨房的公用区域。在厨房附近是一个服务人员的床位。烧伤使这两名女子都失去了双手,落下了残疾。面部由于多次手术,大范围植皮而变得难以分辨。她们没有耳朵、鼻子和嘴唇。陈果仅剩下一只眼睛。但是她们还能说话,走路,看起来身体状态还不错。

  但在这个房子里一面镜子也没有。

  我到时,郝惠君冲我鞠躬却拒绝握手。

  相互介绍过后,我问郝惠君如今的看法,现在回首参与法轮功的日子时,有何感受?有没有什么话要和现在的练习者分享的,尤其是那些北美的练习者?

  她直言道:“我想借此机会告诫加拿大和美国的练习者不要再练法轮功了,我建议他们停止练习法轮功并且离开它。”曾做了28年中学教师的她保留了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

 


  陈果(上图右边穿红色衣服)受母亲的影响,也走上了法轮功的道路,最终使她走到了天安门广场那个可怕的一天。她曾是个相当成功的音乐生,在惨剧发生时还是一个20岁的美丽少女。我们谈了没一会儿,陈果称身体不适,离开了房间。

  然而,在2002年的一次采访中,陈果对路透社说:“我希望那些仍然相信这个邪教的人能够醒悟并且远离它,不希望看到另一个和我一样的受害者。”

  她母亲解释说:“1999年7月,中国政府及法律取缔法轮功。作为一个公民,我们本应该在那时就遵守法律,放弃练习法轮功。但是我们当时太痴迷了,以至于后来发生了自焚事件。我们真觉得后悔。由于痴迷法轮功导致了我们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告诫(北美的法轮功练习者)绝对不要再痴迷了……”

  痴迷?

  李洪志的“经文”怎么能促使并导致这种痴迷的行为呢?

  著名的邪教专家、临床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Margaret Singer)在谈及她对法轮功的职业经验时曾说法轮功练习者“居然说‘不要思考。只要背诵师父的经文就行了。’”

  一个组织的教义和练习能够危及批判性思维,损害理性思考,这就是为何这个组织被称之为“邪教”。郝慧君似乎明白了这一点。

  “请把我的话转告给法轮功练习者:他们应该将理性运用到实践中去……如果你以一种理智的方式看待事物,你会明白你应该做什么,”她说道。“理性很重要。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能走极端。一个人应该运用理性去学习如何做事,从而更好的理解……”

  “极端?”

  练习法轮功怎么能使人“走向极端呢”?

  美国交际学者,邪教专家弗洛·康韦(Flo Conway)和吉姆·西格尔曼 (Jim Siegelman)在他们的《美国突发性人格变化的流行》一书中写道:

  “几乎所有主要邪教和类邪教组织,以不要思考或‘精神控制’的某些形式作为它日常计划的一部分,可能包括反复祈祷、诵经、神神叨叨、自我催眠或者冥想的不同方法。这类方法,如果训练适度,可能会有利于身体和精神健康……但是长期受到精神控制,突然重新调整到不思考的新环境中,则可能会使大脑生理受损。我们发现,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大脑的信息处理能力可能会中断或进入一种完全中止的状态……迷失方向,迷离……幻觉,错觉,而且,在极端的情况下,大脑可能完全萎缩。”

  显然,多年来郝惠君(下图)在设法通过她的法轮功经历让人们分清真相。她希望目前在该组织练习者也能这么做。

 


  她说:“法轮功引起了许多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些问题?(法轮功练习者)应该用理性,用他们自己的思维,并且以一种辩证的方式去思考。当我们去除偏见,理性地以一种正常的思维去看事物时,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了。”

  当谈及法轮功所散播的关于天安门广场自焚惨案的阴谋论时,郝惠君仔细地思考,回顾了自己当时参与法轮功的经历,回答道:“我原本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思考的,但是现在法轮功练习者该冷静冷静,理智地想一下……为什么我们会自焚?政府没有逼我们自杀,尽管谣言四起,但那都不是真相。在我们彻底醒悟之前,我们对法轮功所引发的事件都持相同的观点,用的是同样的思维。”

  我告诉郝惠君在美国有的家庭投诉法轮功练习者基于自己的信仰经常拒绝医疗或中断药物治疗。

  “他们应该去看医生并且吃药,”她表示“告诉他们,当他们的孩子病了,带他们去看医生。你可以看到法轮功对我女儿灾难性的影响。我现在真的后悔至极。”

  这种愧疚感一定经常令郝惠君难以忍受。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意味着陈果是她唯一的孩子。

  郝惠君的愧疚包括每天和她的女儿住在一起,看着过去痴迷法轮功所带来的恶果。尽管她恢复了理智,可是却再也不能改变现实中的容貌。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不过郝惠君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点。

  郝惠君想再履行一次教师的职责,她希望别人能从她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从中受益,对她与陈果所承受的痛苦引以为戒。

 

 

(责任编辑:晨曦)

0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