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人物:留不住乡愁留不住你!走好 余光中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4日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12月14日,一位诗人刷爆了朋友圈,

  他的这首诗,很多人从小就会背:

 

 

 

 

  据台湾媒体报道,余光中于12月14日在高雄医院病逝,享年89岁。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很多人知道余光中是因为这首《乡愁四韵》,曾入选大陆语文课本。

 

  余光中手书《乡愁》

 

  余光中手书《乡愁》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他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礼赞“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他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对中学生来说,《寻李白》也是最熟悉不过了。一句“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被无数次地写进作文中,成为描述李白最优美的句子之一。

 

  余光中,著名诗人。1928年生于江苏南京,祖籍福建永春。

  抗战时期在重庆就读中学,其后就读于南京大学及厦门大学。 22岁赴台湾,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在美国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在美国大学任教4年。返台后,历任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的中文系或外文系教授。他驰骋文坛,涉猎广泛,诗歌、散文、评论、翻译,是其写作的四度空间。迄今出版著作50余种,包括诗集20种,散文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10余种,评论集 《龚自珍与雪莱》,翻译英美现代史学等10余种。

  代表作《乡愁》等。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今年10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为其出版诗集《风筝怨》,由其亲自命名、作序,审定100首入选篇目。没想到,这是余光中一生中最后一部书。

 

  同名诗《风筝怨》写于1992年底,是余光中写给太太范我存的一首诗。余光中当时在英国巡回演讲,又去香港新亚书院访问学人。一连两月在外,余光中甚是想家,于是作此诗寄给太太,将自己比作一只飘着的风筝。

  诗中说:“只因有你在地上牵线,才能放我到天外飘浮,这样的一念相牵,鸟所不见……沿着袅长的北纬或东经;彼端的一提一引,即便是最轻,都会传到脆薄的游魂;云上孤飞的冷梦,何时醒呢?风太劲了,这颗紧绷的心,正在倒数着归期,只等你在千里外收线,一寸一分。”

 

  1997年,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合影。

  情之所至化为诗,余光中所作的诗是其情感生活的表现。如果想要了解这位声名显赫的“乡愁诗人”,不妨读一下他的诗作。《火浴》也好,《守夜人》也好,《乡愁四韵》也好,从细腻的文字里感受这位诗人在各个人生阶段的情感。

  今天让我们再读一遍《乡愁》: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