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虐童"事件背后:3岁前的宝宝由谁来管?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9日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3岁前,孩子谁来看?

  3岁前的孩子谁来看,这是令中国父母头疼的大问题。

  追溯到计划经济时期,不少国有单位均设立过托儿所,可为在职职工照看3岁以下的儿童。但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社会发展,托幼机构向社会办园过渡,单位托儿所逐渐消失。

  根据现行的中国《幼儿园工作规程》,幼儿园是对3周岁以上学龄前幼儿实施保育和教育的机构。幼儿园适龄幼儿一般为3周岁至6周岁。

  这意味着,3岁前,孩子是没法进入公办幼儿园的。目前0—3岁幼儿的公共托幼机构及服务,基本处于空白状态。

  在生活节奏紧张的大城市,面对供房养车、上有老下有小的N重压力,要求夫妻一方全职在家带娃三年,并不现实。0—3岁幼儿由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隔代看护”,成为颇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

  可以说,3岁前的孩子谁来看、怎么看,已成为普遍存在的一大社会问题。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孩子没人带、找工作难,是阻碍城市女性生二胎的最大原因;目前幼儿园一般接收3岁以后的儿童,意味着不少女性需要在产后三年内在家照顾孩子。

  他建议,政府和社会应建立专门针对0-3岁儿童的“托幼”机构。

  这种建议,得到了很多专家、学者、家长的认同。

 

  资料图 杨华峰 摄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南京理工大学博士生导师吴晓蓓、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刘玲等纷纷聚焦“0-3岁的托幼难题”,认为女性在孩子0-3岁期间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照料孩子,对她们的就业、职业发展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

  他们建议,政府部门关注0-3岁托幼问题,立足社区,以公办托底、允许私营托幼机构共同发展,满足不同家庭的多元需求。

  纵观近两年“托幼”现状,一批企业先行动起来,以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为初衷,陆续推出托幼照顾。

  例如,2016年春节后开张的携程亲子中心,是上海市总工会首批挂牌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单位之一。今年4月,京东宣布设立托幼中心,为员工提供免费的幼儿托管服务。

  托幼服务,可以说是父母的“刚需”,甚至有解燃眉之急的功效。在事发前,携程亲子中心刚成立时,招收名额一开放,很短时间内便被一抢而光,想把孩子送进去的其他员工还得排队等位。

  一边是“刚需”,一边是“好心”,怎么就好心办坏事了呢?

 

  资料图

  亲子园,谁监管?

  开园不易,管园更难!亲子园“虐童”事件,暴露出的监管问题敲响了警钟。

  根据有关规定,开设亲子园,要取得行政许可。幼儿教师上岗,应具有相应的资格证书。

  据媒体报道,携程亲子园第三方管理机构负责人表示,该园聘请的19位工作人员,包括老师和保育员都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书和保育员资格证书,4位协助照顾孩子的阿姨,持有健康证。而涉事的周阿姨是4位照顾的阿姨之一。这几位阿姨的工作,主要是在孩子大小便后负责清理和照顾。

  但是,根据监控视频显示,并无教学任务和资格的周阿姨,却出现在了教室。在老师繁忙之时,阿姨偶尔帮忙照顾无可厚非,但无教师资格的阿姨,绝不应该是宝宝们的第一看护。

  在阿姨“野蛮”管理的时候,其他的老师在哪里?是偶然失误,还是整个监管体系的重大漏洞?

  携程集团党委书记、副总裁施琦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最大的问题是,合作一段时间、比较顺利后,疏于监控。虽然有录像和视频,但很多视频,没有仔细去看。《现代家庭》杂志社也发表声明坦承:暴露出在内部管理方面的漏洞。

 

  资料图

  除了受托管理机构的“管理规范”问题,托幼服务在政策监管上也存在真空地带。

  根据上海市总工会官方网站消息,今年7月份,上海市总工会曾印发《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的通知,将亲子工作室分为四种:寒暑托、晚托、应急性亲子工作室以及全日托亲子工作室。

  通知表明,建立全日托亲子工作室的,应根据有关规定取得相应资质并按照相关管理办法执行,不适用本办法的第二章(设置标准)和第三章(管理要求)。

  这意味着,携程亲子园等托幼服务,正是属于第四类“全日托”型,不适用于此管理办法的其他规定。对于0-3岁幼儿照料和教育问题,目前在政策法规上,存在一定的监管空白。

  幼师队伍,怎么建?

  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基础。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办好学前教育。

  但目前,发展学前教育面临的最大短板,是师资等社会资源的缺乏。

  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庞丽娟联合30多名代表提交议案,建议国家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

 

  资料图

  “我们调研发现,资源不足特别是普惠性资源严重不足是当前学前教育发展的突出矛盾。”庞丽娟说,不少地方幼儿园存在教师数量缺乏、专业素质不高的问题。

  幼师队伍建设,是学前教育的痛点。受薪酬、职业前景发展等因素影响,中国的幼儿教师缺口严重。有机构预测,到2021年,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

  北京师范大学曾有一项专门就幼教职业倦怠状态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仅在北京地区,有明显倦怠倾向的幼师比例高达59.5%。

  在幼师资源匮乏的今天,如果没有优惠、补偿的政策倾斜,幼师资源很难得到有效补充,供需矛盾不平衡将进一步加剧。供给量都无法满足,再要提高质量和高标准,不免沦为奢谈。

  教师是份平凡的职业,也是份神圣的事业。师德为先,这在幼儿教育中尤为重要。

  爱满天下,这是中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最重要的教育思想之一。有“中国现代儿童教育之父”之称的陈鹤琴,曾在病重期间用颤抖的手写下:“我爱儿童,儿童也爱我”。

  多一点爱,多一份责任,为了今天的宝宝,也为了明天的中国。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