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有些人对中医和疫苗的误会还挺深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14日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微信号   作者:邓铂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位自学成才的“中医养生专家”鼓吹疫苗有害、怂恿父母不要给孩子接种任何疫苗、说艾滋病是专家发明的……笔者淡定的跟着观察者网小编,围观了一个有毒的公众号。

  这个公众号在自媒体一批大V医生的联名举报下,日前已被关闭。但余波未平,笔者的朋友圈再次被疫苗利弊的争论刷屏。

  在传染病这种公共卫生事件上,很遗憾,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即便是自由主义的经济学论述中,也将传染病防治作为“小政府”必须履行的职责。

  由于一些疫苗在注射后的数年间免疫性会下降,极个别漏种疫苗的患者,患病后同样会导致身边一些接种过的人群感染。所以每当有境外疫情流入,新闻上总会报道大规模的疫苗补种。因此, 听信谣言拒绝疫苗的人群即便再小,也会对人民健康造成严重的威胁。

 

  境外疫情复杂,计划免疫必须长抓不懈。笔者居住地已经近三十年没有小儿麻痹症病例了,但是疾控部门仍不时给医疗机构下达通知,要求医院密切注意2岁以下主诉为瘫软的患儿,留意转归并及时上报,这就是境外输入疫情对我国公共卫生造成的压力,强制免疫不可掉以轻心。

  以脊髓灰质炎为例,极少部分接种者获得免疫不足,会将减毒疫苗的病毒排出体外。糖丸吃好几次,可避免此类接种者因免疫不足感染疾病。但他们排出的病毒会在自然环境中变异,感染未接种疫苗的人,或许还会带来让医生措手不及的新情况。 不要以为居住地多年没有疾病流行,就觉得自己可以拒绝疫苗。

  疫苗谣言都错在哪

  除了预防脊髓灰质炎的糖丸,社会上流传着多种 关于疫苗的谣言,在此摘批部分:

  1. 认为靠自身免疫比疫苗免疫好。

  在无数反疫苗的谣言中,谣主一本正经的提倡通过自然的方式获得免疫力抵抗疾病。自然的方式,就是通过得一次病,获得对病原体的免疫力。类似的论点也出现在一些反对使用抗菌药物的谣言中。

  然而,在医学条件并不发达的古时候……大概是1935年前后吧,中国最发达的工商业城市上海,业务水平一流的仁济医院,小儿肺炎的死亡率高达70%。水痘、麻疹等现在可以靠疫苗或现代医学为患者提供的支持性手段轻松战胜的疾病,在那个时代屡屡造成非死即残。

  事实上,水痘和麻疹至今没有实现零死亡。笔者所在地的一家争取国家级医学中心建设项目的医院,经常遇到因为麻疹、水痘、流感等常见传染病感染史患上脑炎和播延性脑脊髓炎的孩子。

  很多患儿使用了十几天、几十天的呼吸机才捡回一条命,然后承受癫痫、智力水平下降、肢体障碍等后遗症影响。有的患儿病愈后长期跟脑瘫患儿一起接受康复训练,个中滋味难以表述。

  自然界的病毒因为基因突变等因素,毒力的类型各异。像糖丸这样的减毒疫苗有质量控制,可以安全地让接种者获得免疫。自 然环境中获得的病毒,没有质量控制,毒性和危害难以预估,负责任的家长会选择用这种方式让孩子获得免疫么?人有皮肤、毛发和脂肪,怎么没人提倡像野人那样赤身裸体抵御寒冷呢!

  2. 疫苗的危害性或长期副作用未被人类认识,疫苗接种甚至可致人死亡。

  首先,疫苗非常安全。我们可以看微信公众号“全民较真”(ID:Fact_Check)的图表,疫苗引发的健康风险是很低的,导致后遗症或死亡的,更是少之又少。

 

  一些接种者在接种疫苗后,会出现一些小的不适感,比如胳膊酸痛、注射部位肿胀或是轻度发热,这通常是良性经过、一过性的,影响微乎其微。我国疾控体系严格检测疫苗不良反应事件,如上图所示,可证实的 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概率极小,注射疫苗压倒性的利大于弊。

  这里需要强调偶合症致死。偶合症是指受种者正处于某种疾病的潜伏期,或存在尚未发现的基础疾病,接种后巧合发病,其发生与疫苗本身无关。

  3. 接种多联针疫苗增大有害副作用的风险,造成儿童的免疫系统负担过重。

  从上一则辟谣的情况看,疫苗对健康的风险是很小的。科学研究表明,一名儿童因患普通感冒或咽喉痛而接触到的抗原数量远远超过疫苗接种途径的接触。所以,不仅仅是国家强制免疫规定的一类苗有接种必要,肺炎、流感等自费接种的二类疫苗对儿童的健康也是有益的。

  注射多联针疫苗不仅可以让孩子少挨扎、妈妈少心痛,还可以避免带孩子去医院的负担以及在社区和医疗机构传染疾病的风险。根据传染病基本再生数(R0)研究,一位流感患者在社区平均传染4人,在医院则要传染8人。抵抗力低下的儿童在家庭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有必要接受各类疫苗接种。毕竟疫苗至多是商业保险式的谋财,不害命。

  4. 疫苗会导致自闭症。

  1998年的一项研究引发了人们对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与自闭症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的关切,成为了无数谣棍们经典的论据。这项研究后来被证实具有严重错误,发表该研究论文的杂志也对论文实施了撤回。 没有证据表明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与自闭症之间存在关联。

  中医神棍就是中医黑

  令笔者大开眼界的是,此次成为社会热点的“宣传中医”的公众号,居然引来了数百追随者,甚至还组织了一个微信群,交流如何逃避强制免疫的“戕害”。公众号的经营者一本正经的用中医色彩的话术(不是“理论”,是营销界和传销界的“话术”),跟人讲“狂犬病疫苗也不能注射,用了以后人会变笨”,居然引来拥护者现身说法。

  敏感脆弱的现代人类在脱离了自己常识疆界之后,对于现代科层制社会渗透个人过程的陌生、孤独、焦躁的恐慌,是一种被嵌入的本能抵制和畏惧。所以越是文明社会,投身社会程度高、生活优越的人,越是倾心向往田园牧歌的理想生活,渴望投身天然获得身心的自由。近年来的“中医热”和“传统文化热”就有这样的因素。

  然而,笔者接触的中医从业人士,在对疫苗的认识上跟笔者的观点完全一致。毫无疑问, 假借中医之名鼓吹抑制疫苗的,并不是真正的中医。他们的做法,给不了解中医精华的人提供了靶子,伤害了中医的形象。

  笔者此时不由得想起一桩往事。

  家父年轻时曾经认为遇到了一个证明了世界数学难题的旷世奇才,请假带奇才进京找伯乐。两人一连去了几家学报的编辑部,编辑们都表示自己能力有限,无法理解奇才证明世界数学难题的手稿。

  一位编辑很负责任,说他虽然看不懂,但是他可以写一封推荐信,请这个领域最有名的专家帮忙审稿。于是家父跟奇才见到了大连工学院的徐利治教授。徐教授留下手稿说要细致研究,并为来客安排了住处。

  几天后,奇才从徐教授那里带回了建议:“很有天赋,建议继续深造,进修一个数学本科,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构建基本的理论框架。”

  如果不是真心行骗,只是想弘扬传统中医文化,还是先找个正经的师承,系统的学习吧。

(责任编辑:易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