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罗斯专著:干预法轮功案例(中)

《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十四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2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瑞克·艾伦·罗斯
【字体大小:

  编者按: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艾伦·罗斯的最新专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Cults Inside Out: How People Get In and Can Get Out)一书已于2015年1月面向华语读者推出中文版。凯风网将摘编该书中精彩内容,以系列连载的方式予以发布,请网友们关注已发文章见最下方链接。【详细】

  本章目由于篇幅所限,将分为上、中、下三部分发表,敬请关注。

    

  

  星期五,在刚日落前到达该乡村家庭后,我作为一个外来专家和咨询顾问被引见给这家人。我们都在一个舒适的房间坐了下来,开始进行讨论。这时我进一步详细说明我的背景和我们会议的特定目的。

  年轻妇女很伤心地问她的家人,既然法轮功是“无害”和“善良”的团体,为什么还需要召开这样的会议?家庭成员都逐个解释了他们的担忧。

  她的父母说到,家庭已经选择了正统派犹太教,这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基础,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年轻妇女突然拒绝信教,明显放弃了作为正统派犹太教母亲的角色。对于她的选择,一个家庭成员表达了类似的沮丧,解释说,是她一开始鼓励家人选择正统派犹太教的。

  年轻妇女的丈夫可能提出了最严重的问题和担忧。他加重语气问她怎么能违背对彼此、各自的家庭以及社区所做的承诺。他指出在求爱期间她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宗教信仰,而是强烈地肯定这是她忠诚的选择。丈夫得出结论:正是由于法轮功,他的妻子才打破自己的承诺,违背自己的信仰。

  没有宗教争论,而是回顾历史事实。这个家庭想要弄明白她怎么能如此改变她生活的重心和宗教信仰。这是她的选择吗?她怎样做的选择?他们想要更好地搞清楚是怎样的过程带来了这种突然而剧烈的变化以及前后不一的行为。

  年轻妇女一再向在场的每个人保证,法轮功不是一种宗教选择,而是锻炼身体的方法,不会与她的宗教信仰或家庭价值观相抵触。她也宣称她的婚姻一直就有问题,然后泣不成声。

  但是,对于她的婚姻过去一直存在麻烦的说法,她的家人反驳说,尽管世上没有完美的婚姻,但在她深陷法轮功之前,她的婚姻看起来还是很幸福的,她加入法轮功后才使大家都很担忧,引发了争论和质疑。

  在第一个晚上的会议结束时我们同意第二天继续开会。由于在安息日禁止使用电话和/或任何电子通讯,所以没有太多必要要求她保证中断与该教团的联系。房间里的各种形式的电子通讯都已关闭/关机。这正是我们准备过程所期望和计划的。

  第二天早上我们首先讨论了邪教定义的核心问题,该定义是由精神病学家罗伯特·杰伊·利夫顿在其著名论文“邪教的形成”中提出的。利夫顿关于邪教定义的首要标准就是存在一个“有魅力的领导”,这是邪教团体的最显著特征,说明该教团具有人格驱动属性。有魅力的领导成为该教团的关键定义要素,是该教团成员和权力的核心。

  利夫顿的三个基本定义特征如下:

  1.一个有魅力的领导,在最初可能维系该教团的一些基本原则失去作用时日益成为被崇拜的对象;

  2.一个被称为强迫性劝诱或思想改造的过程;

  3.教团领导和统治小圈子对其信众的经济、性及其他方面的剥削。

  在最初确定家庭所关心的问题后,我在大多数干预讨论中通常都是从定义一个邪教团体开始的。这样做能建立起对话的基础或架构。这也是基于这样一个目的:理解该类教团典型的金字塔式结构层次。这种金字塔结构与该教团的动态及行为有什么关系?也就是说,按照邪教的定义,在金字塔顶层的领导及其与领导关系密切的统治小圈子是维系该教团的组织粘结剂。领导可以视为车轮的轮毂,没有领导的话,该教团通常就会失去凝聚力,并很有可能最终消失。

  我们讨论了被视为“活佛”的“李大师”的重要性及其关键角色,以及这与利夫顿第一标准的相符程度。例如,李怎样通过他备受推崇及无所不能的“大法”(惟一“拯救人”的方法)的代表身份来自己定义法轮功。我解释说,通过李为更进一步展示他个人魅力的重要性而宣称的他的各种神通,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一点。李的神通据说包括“飞檐走壁”、“隐身”“意念移物”以及“飞升天堂”等。我问当今还有没有她能想到的,与法轮功成员同样赞美的具有同等重要程度的任何其他活人存在。

  我们也讨论了法轮功的重要核心教义,据说李能够通过心灵遥感将神秘的转“法轮”植入到法轮功信徒的身体内,使他成为该团体不可或缺的人物。关于李有超自然能力的宣传不正是主要用来定义法轮功的关键信仰吗?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在强调李洪志的独特重要性及特别作用吗?李作为法轮功核心,在各方面不都符合利夫顿的定义吗?所以法轮功不正属于人格驱动型教团吗?

  她的反应在许多邪教团体成员中具有代表性。当面临关于该教团和/或其领袖的难堪实际时,信徒们企图改变话题,把讨论岔开到其他事情上。她没有直接回答有关李洪志的问题,而是企图把焦点转移到查巴德·卢巴维奇教派上。这位年轻妇女答道:“按照那个定义,‘拉比’(施尼尔森拉比)不也是类似的邪教团体领袖吗?”她进一步发挥:“也有许多关于他有超自然能力的说法,他可是我们尊敬的弥赛亚或‘弥赛亚王’”。

  此时她的家人显得很震惊。但在谈话彻底偏离正轨之前,我先同意她的说法,默许她按照利夫顿的邪教标准:“一个日益成为膜拜对象的、拥有超凡魅力的领袖”判定查巴德·卢巴维奇教派是人格驱动型的团体。但我补充道,我收到的对法轮功的投诉,其严重程度远超对卢巴维奇教派的投诉。就我所知,施尼尔森的教义与“因忽视医疗而造成死亡”没有任何关系,但法轮功却受到这种指控。显然卢巴维奇教派信奉者不会用自焚这种方式进行抗议,而几个法轮功信众在2001年却这样做了,结果导致了死亡和重伤。

  我揭示了我造访的目的及这次讨论的焦点是法轮功,而不是查巴德·卢巴维奇教派。我不会在这里评论有关施尼尔森是弥赛亚的说法,而是要处理练习法轮功会怎样影响她的生活等问题。我们同意将话题重新集中到法轮功上。

  我们现在讨论法轮功的禅修及恍惚感应过程。法轮功是否鼓励通过暗示改变意识状态?该教团一些练习是否可以看成是自我催眠?这种改变了的意识状态及增强的暗示感受性能怎样用于操控法轮功习练者的思想和/或情感?这不能解释练习法轮功取得的主观效果吗?这种效果主要基于感觉,而不是可以客观证明和/或科学测量的任何东西。除了一些趣闻逸事,法轮功在治疗上取得的所谓疗效有任何实际科学证据吗?

  在我们讨论该问题时,我将它与利夫顿的第二个标准联系在一起,该标准即“一个被称为强迫性劝诱或思想改造的过程。”利夫顿引用的八个标准中用来确认存在思想改造计划的一个标准被称为“神秘操纵”。根据利夫顿的说法,这种操纵“目的在于刺激形成特定的行为和情感模式,并使之达到条件反射的程度。这种操纵由一个表面上无所谓不能的教团指导,必须确保,被操纵者几乎一无所知。”

  我问年轻妇女是否法轮功参与者练习的冥想类型可以看成是一种神秘操纵。通过练习获得的主观效果真是自发的,还是可视为有计划的结果?究竟,有什么客观证据使得李洪志能自称有那么多超自然能力?然后我引用了一些法轮功习练者的神奇说法,例如,法轮功习练者可以返老还童,老年信众“皱纹会越来越少,最终完全消失”。我指出,李特别宣称老年妇女“又将再有月经”。李说取得这种成果是因为“修炼者的体内所有细胞将被高能量物质所替代。

  以上几点讨论了一整天,一直延续到下午。年轻妇女常带抵触情绪,不断为自己辩解,甚至表现出一些怨恨。对于法轮功有些地方做错了的说法,她很反感,有点不能认同。如果无法否认李大师的核心地位以及对他的交易所存在的争议,这位年轻母亲就一再企图将不利影响降到最低。尽管她一直拒绝承认她家人的担忧有任何实质意义,但是年轻的母亲仍然尊重她的父母。她忍受着充满压力的讨论就表明了这种尊重。

  延伸阅读:

  罗斯专著:干预法轮功案例(中)——《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十三

  罗斯专著:法轮功邪在哪里(下)——《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十二

  罗斯专著:法轮功邪在哪里(上)——《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十一

  罗斯专著:法轮功的真面目——《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十

  罗斯专著:法轮功及其教义——《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九

  罗斯专著:帮助邪教信徒的步骤(下)——《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八

  罗斯专著:帮助邪教信徒的步骤(上)——《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七

  罗斯专著:如何辨别邪教(下)——《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六

  罗斯专著:如何辨别邪教(中)——《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五

  罗斯专著:如何辨别邪教(上)——《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四

  罗斯专著 教主控制信徒:洗脑——《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三

  罗斯专著:什么是邪教——《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二

  罗斯专著:认清邪教的真面目——《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一

  哪里能买到《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英文版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图)

(责任编辑:葛璋)

0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