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罗斯专著:帮助邪教信徒的步骤(上)

《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七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2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瑞克·艾伦·罗斯
【字体大小:

  编者按: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艾伦·罗斯的最新专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Cults Inside Out: How People Get In and Can Get Out)一书已于2015年1月面向华语读者推出中文版。凯风网将摘编该书中精彩内容,以系列连载的方式予以发布,请网友们关注【详细】

  (本章由于篇幅限制,分为上、下两部分发表,请您关注)

    

  干预邪教过程是一个信息驱动的教育对话过程。它既非心理咨询也不是家庭治疗(它们都需要个人披露和一系列清晰明显的界限)。

  在干预邪教过程中应牢记涉及操纵的道德理论,既不能运用神经语言学程序设计(NLP)技巧,也不可使用催眠术,这两者都是提高被暗示性和操纵对象的技术。

  一个最重要的组成要素(也是任何干预工作的基础),就是有意义的接触。也就是说,作为干预核心的被干预者仍可接触家人和老朋友并保持联系。如果没有这种有意义的接触就没有开始干预的基础。出于这个原因,很多人认为干预可能需要等待一个合适时机,比如家庭度假、周末探访或其他有可能提供干预所需的时间和隐秘性的事件。

  干预邪教通常需要数天时间(不包括旅行和准备时间)。在干预开始前一天与家庭成员和其他将参与干预的相关人员讨论准备工作一般要耗时约5至8小时。一个完整的干预大约需要24至32小时工作时间,但要分散至三到四天进行,每天约八个小时,不包括休息时间。

  大多数情况下,在干预上花的时间越多,邪教成员就越有可能离开邪教团体。也就是说,在既定天数的干预过程中,用于解释和讨论邪教所引起问题的时间的多少,直接决定了邪教参与者能否决定或开始思考退出该有问题的团体。提供给邪教成员思考的信息越多,就越有可能激励他或她独立判断性思维的能力。这可能也就是邪教过去经常教唆其成员立即逃离任何有明显干预企图的原因。已经失去成员的邪教团体明白,共用信息的次数越多,其成员就越不太可能返回其团体中。但是,包括与参与人员进行准备工作的时间在内,总的干预时间不应超过四至五天。

  干预需要掌握好平衡,提供信息不宜太多太快,以免邪教参与者难以承受和心生厌烦,并因此离开。但每天应讨论足够的相关信息,要使他们能感兴趣并乐意参与。

  我的大多数失败都发生在干预的第一天或24小时内。也即作为干预核心的被干预者通常都在第二天开始前突然离开。当有人表示他们要想离开时家人和其他参与干预的人应努力说服他们留下来。通常邪教参与者离开时,家人、朋友或顾问如果与他们交谈,进行劝说,他们会回来的。

  如果或当一个干预失败时,重要的是要看到,为之付出的每个努力最终都会产生积极的作用。尽管在干预中存在争议和担忧,但参与者的关爱、友谊和交流,将会得以强化和持续。在干预失败后,应尽可能按照“应对邪教信徒策略”(已发布,链接附后)的指南行事。

  干预本质上是一个持续进行的对话或讨论。在这样的讨论中在场的每一个人分别介绍他们自己的印象、看法和意见。如果某个特点的家庭成员或朋友一再显得粗暴或无礼,那就可能有必要打断他们,并重申需要有礼貌地进行讨论。

  干预通常在私密而安静的地方进行,这样参与者可以不受干扰地对话和交流。通常是在私人住宅进行干预。但有时我也选择医院、商务办公室、酒店会议室及疗养胜地作为干预场所。

  在主要涉及未成年子女参与邪教的干预工作中,父母或法定监护人可以决定不让其未成年孩子离开家庭,这是他们的合法权力。父母也可以依法禁止其未成年子女与一个团体或领导人接触或联系。这种禁止可能会以当地执法部门或法院发出限制令的形式来执行。

  干预过程涉及四个基本模块或议题的讨论,这四个议题所关切的领域为讨论成效奠定了必要的基础。这些模块可能按下列顺序讨论,但也可能因干预的内容变化而有所不同,干预毕竟要依据邪教参与者的个人兴趣和关注点。

  这四个讨论议题(模块)是:

  1.定义邪教的元素是什么?

  2.邪教如何使用明显的说服技巧来获取对其成员的不当影响?

  3.某特定团体和/0或领导人备受外界关注的历史是什么?

  4.对其参与某特定团体或目前的状态(已经导致干预),家人现在和潜在的担忧是什么?

  讨论的第一个议题(模块):定义邪教

  干预的这部分涉及邪教的定义,该定义的主要前提是精神病学家罗伯特·杰伊·利夫顿在《邪教的形成》论文中所提供的三点定义。利夫顿的定义构成了大多数(即使不是全部)邪教定义的核心,该定义往往依据这三个主要特征进行扩展。这种定义为干预邪教初始阶段进行客观的讨论提供了依据:亦即干预的前提条件是基于行为而不是信仰。避免攻击信仰,而关注于该团体行为、动力及其权力层次结构是很重要的。这个讨论模块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会使对话触及干预过程的其他模块。也就是说,利夫顿的标准,包括强制性说服和剥削在内的,可能交织诸如团体动力、家人担忧和特定团体或领导人的历史等问题。但在这个时候讨论应该集中在定义邪教上,切不可离题太远。

  利夫顿指出,“邪教可以用以下三个特征来鉴别:

  1.在原本可以维系该团体的一般原则失去作用后,日益成为崇拜对象的一个极具魅力的领导;

  2.一个被称为“强制性说服或思想改造”的过程;

  3.领导人及其统治小圈子对其团体成员在经济、性和其他方面的剥削。”

  延伸阅读:

    罗斯专著:如何辨别邪教(下)——《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六

  罗斯专著:如何辨别邪教(中)——《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五

  罗斯专著:如何辨别邪教(上)——《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四

  罗斯专著 教主控制信徒:洗脑——《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三

  罗斯专著:什么是邪教——《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二

  罗斯专著:认清邪教的真面目——《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摘编一

  哪里能买到《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英文版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图)

(责任编辑:葛璋)

0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